0%

大学毕业的前夕

想来也快要大学毕业了,2016年唐县一中毕业,2020年某不太行大学毕业,四年了。

在我眼里学校一直是二本水平,包括好多老师也这么说。也许你会反驳说学校不是二本啊,河北省明明一本招生,可在河北省外,肉眼可见的大多省都是二本招生。出去参加了几趟夏令营深有感悟,以我的专业为例,和外面其他一本学校的的教学水平、资源差得很远很远。

当然说这些也没用,每个人都懂一个道理,就是外界环境与自身水平关系不大。就好比,写代码水平的高低与程序员用的什么牌子的电脑没有必然联系。

老师通知的时间是5月中旬毕设答辩,6月份就可以走人,想来,也就俩月了,真他娘的快。

  • 谢师宴想去吗?不想去,水平可以且认真讲课的老师超不过那么几个,何况我会的只是都靠自学,也没有老师能给我关键性的、受用的指导和教育。都是走一个流程,有什么可谢的呢?大多老师都是完成学校任务,念PPT,考试,挣钱,下一轮回。
  • 有想见的老师吗?有啊,那种能当朋友的老师,能随意聊天不push的老师,关键时刻在的老师,当然要去见一面。大学能让老师主动的记住一个学生的名字的确不是很容易。
  • 有想见的人吗?可能没有,似乎真的没有,有什么值得留恋的呢?没有与其他人有过多交集,也不会谈恋爱,也没对谁说过我好喜欢你,撩过的小姐姐早已悄然无踪影。

高考结束后,年级下降了三百名,想死又不敢,想复读又懒,勉强能走本一,比录取分数线多两分来了这所学校。不过大抵也怪我高中的心思都不在学习上,心猿意马,青春疼痛矫情文学描述过去的我可真是再合适不过。还好许多文字已经删除,无迹可寻。而我也意识到过去的众多错误:矫情、猜忌、暴躁、偏执、自私,自我为中心等等等等,只要是个贬义词,大概率的能用在我身上。对于太多不堪回首的东西我选择了失忆,不去回忆,就真的记不起来了。后来和朋友聊起,才发现高中的我大概率是抑郁症,终日目光涣散、懒散、双目无神、行尸走肉,到处都有压迫的窒息感,窒息到胸闷心慌,盯着书都看不下去两个字。不是因为懒惰而不学习,是身体真的不允许。

高中毕业后的几个月,也还是那样的多愁善感,沉浸在自己的世界,瘦了十多斤,和几个关系好的朋友吹了吹牛逼也就开启新的生活了。来了大学里没办法,除了学习and看书我不会其他,也别无出路。大一上半学期是过渡时期,慢慢熬呗,沉迷高数和经典名著,每天都去上自习,每天晚上操场跑步,也就不在想其他的了。大概也开始摆脱自私和矫情等青春疼痛文学等缺陷。逐步的能够控制自己的情绪,这比什么都好。不再低落,除了偶尔几次的牢骚,大多时期也挺过来了,现在想来,就这?能有啥。

《明天你好》——此处应有这首音乐。

逐步自学了C语言,参加了数学建模,对计算机产生了兴趣,转专业到了计算机。学着专业课,鼓捣自己感兴趣的东西,参加着比赛,一周四次跑步,偶尔读读课外书,隔几天看一次电影,无聊了打打游戏,考试也很简单,随便背背拿个高分不成问题。大学四年就这么过去了,平淡无奇。

如果非要说什么印象深刻的事情,第一次是看到了图书馆,通过书籍,我知道了原来外面还有这么精彩的世界;第二次是看到了实验室,吾辈虽置身沟渠但仍可仰望星空;第三次是从你眼睛里看到了星河,但又转瞬成空;第四次是看到了柳神的代码;第五次是出去走走看到了外面更广阔的世界。

  • 大一上学期过渡期间的迷茫时期,用半年的时间拯救了自己。我也实在不知道也去干些什么,就一直在从学校的图书馆借书看。大一时图书馆刚刚建立,只有一层,可山不在高有仙则名啊。大一上学期我看完了《简爱》,《假如给我三天光明》,《牧羊少年的奇幻之旅》,《追风筝的人》,《麦田守望者》,《激流男孩》,《一怒之下和DH劳伦斯的决斗》和《荒野猎人》。现在想来真是不可思议,也许当初课少吧。当然学业也没落下,每晚去上晚自习,高数20分钟交卷100分,出了考场奔去图书馆看完了《荒野猎人》。看过的书就像吃过的饭,吃过的饭融入你的血液,促使你长成了今天的体格;读过的书融入你的血液,让你成为这样的人,对待事物有了不同的想法和深度。据说读书能长气质,可我没有。《假如给我三天光明》是这里面我感觉最好的吧,世间竟然还有如此清澈的情感,的确能强力洗涤当初的我污秽不堪的情感和思想,至少,不再是青春疼痛文学。

    走过黑暗的那段没人拉我一把,我自己把自己带出了深渊。

  • 实验室,的确是个神奇的地方,认识了好多人,跨专业跨学院跨性别跨年级。这里并不像学生会那样,各种开会,各种活动,回复收到。好在我天生不喜欢去学生会那种地方,也丝毫不想去学生会所谓的锻炼自己,更不想参加XX举办的XX活动而后发个动态说自己多不容易或显示自己多有水平,对我的成长来说没有丝毫帮助。还是选择了实验室。每个人都放的很开,也玩的来,毕竟都是来这里交流学习和技术,平时约饭and一起玩耍,也可以放心的交流学术,交流未来要走的路,当然更多的都是在交流读研,或是读研经验分享。你可以直呼打你三届四届学长的名字,甚至私底下直呼老师的名字,这里更多的像是朋友。比赛期间互相扯淡,考试周相继来实验室通宵,几个人就挤着睡在实验室的沙发和凳子拼凑的床上。比赛期间是绝对主力,玩起来也不输任何人。实验室这栋楼里,保研的人也占了理工科专业的一半以上,大约三分之二的样子,就像我去保研的那天,去保研的人我都认识,XX是对门实验室的,XX是楼上实验室的,XX和我在同一个机房一起比赛等等。好在学校也支持这些,所有的教学楼只有这里安装了中央空调,冬暖夏凉。也配备了一些门禁的教室,不过上次去那个教室是我们一群人假期去玩游戏了,打扑克,象棋五子棋,放下了手中的代码和电路板,其实我们都会玩。回归正题,我还是在这里学了很多知识的,要想当初实验室要每个人的课表,抽公共事件让学长学姐来给我们讲课,数学模型、代码编写、论文编写,最后考核上交作业,还真是到位,每天忙的不亦乐乎。不过这里只是提供一个门,门后更多的世界还要靠自己探索。后来又自学了更多东西,这些知识、解决问题的思路,将陪伴我走很长的路。自此,也彻底甩掉了之前的坏习惯,不在抱怨,也不再崩溃,也不存在还需要控制情绪这件事情。

    学习的痛苦是暂时的,学不到的痛苦是终身的。

  • 自高中毕业后,高三的同桌也终于选择离我而去。差一个3分选择题我能去她的学校,同样,再错一个3分的选择题,我连本一都考不上,可能这就是命吧,终究要告别过去走向新的生活。经过这一段时间,也许是感情开始萌动了,你的眼里看到了星河?也许是吧。反正我到现在都不知道那是不是爱情,算不算单纯的喜欢。你的脾气性格都很好啊,我问可不可以追你,你没否认也没同意,我实在get不到点。在一次高烧期间,我迷迷糊糊的分析了一下,得到了你可能不想理我的八条理由,呵,我现在都想不起来那八条理由到底是什么。不过好在最终删了好友,最终都要走向自己的生活,也没有什么过不去。我去西安,我不知道你要去哪里,未来做何打算,虽然我知道你可能也不想见我,罢了。不过,此后我也学会了坦然以待,不以物喜不以己悲,离开了,终会有新的人来。也不会再为谁的离去而悲伤,但是不管谁来,我都会欣喜。
  • 后来看到了柳神的代码,也是第一次见到如此精简但不失神奇的算法,也有幸和她通了一次邮件。她的学校比我的二本还要不好,她的学校的确是所三本,但她看过的书比我要多得多,写的算法也比我强百倍,项目接触的比我多得多,更不要提英语词汇量和学习成绩,没有一点能比上她。当然她现在去了哪里我也不知道,我只是个路过的小粉丝。我也看过985,211的学生的代码,也有幸和其中的几位聊天,无论是加好友还是群聊。我只想说有人浪费的985的资源,无论是学习还是实践水平都不咋地,有人借助很好的平台达到了更高的高度。所以,英雄各有见,何必问出处。但更可怕的是,虽然他比你聪明,但是他比你勤奋;虽然他出身名校,但他实力比你好得多。总要相信,有很多人站在一流的平台靠着天赋或勤奋,比我要努力的多。
  • 出去走走说的就很笼统了,也许是操场的一次跑步,也许是上网的一次冲浪,也许是一次旅行。每次出去走走,都能看到各色各样的人,无论是端庄优雅的小姐姐,还是行走天涯的行者;各有千秋的风景,无论是温润婉约的江南水乡,还是一马平川万里飞沙的塞上西北;亦或是网上冲浪看到了不同人的自我介绍和展示,都会促使着我去看更加广阔的世界,认识更多的人,在这条路上走的更远,促使着我打开眼界,目光放长远,对我来说是一种积极的鼓励。

当然,我也和大多数人一样,喜欢熬夜看电影,拖延症晚期,偶尔做错的决定会把生活搞得一团糟,像众多的大学生一样。只不过我不爱玩游戏,更不要说男生聚在一起玩游戏,我实在受不了这些,浪费大好年华。相反的爱好学习和折腾,爱好读书和跑步锻炼身体,就走到了今天吧。

一介书生,生于天地之间,受过教育,恰同学少年,当以『为天地立心,为生民立命,为往圣继绝学,为万世开太平』,这也是中国古代文人的风骨,也许我永远都达不到这个高度和水平。但我也很反感『仗义每多屠狗辈,无情最是读书人』这种想法,并不是每个学生都学傻了,都无情,都没有骨气,那为何这个社会的人不是挣前恐后的去做个屠夫之类?我至今怀疑这句诗的作者对仗义有所误解,对没有当大官的文化和水平而酸涩。如果说,朋友打个电话叫你过去填XX组织的外联,而我不去被理解为无情;关键时刻通过XX手段避免自己承担事件后果,把主要责任推到别人身上称为没有学傻;某人心情不好叫一堆朋友喝个酒,拍个照,发个动态,评论区在走个队形,以此来显示自己的”地位”和朋友的仗义。那么的确和我理解的仗义与无情有所不同,我倒也可以承认自己无情不够仗义,也学傻了,相形见绌,比不过。

也许是我的这种性格,三观不同导致了我不在和之前的同学联系。我也曾劝过我的朋友不要去考计算机二级,结果被挂在朋友圈骂了个狗血淋头,反过来教育我不懂计算机,而且还影响她的进步,最后被评论:你事真多。是啊,她的事情,我管的着吗,对于劝谏都听不进去的人,还有必要交朋友吗。

之前的同学,有的在不断的发展所谓的人际关系,以求生老病死时打个电话能有好多人来看望自己;有的逐步巴结讨好自己眼中的优等人而对自己眼中的低等人嗤之以鼻;有的认同学习无用论认为学习过多的知识没用,要去多参加学生会的活动来提升自己,最后企图只用学习成绩和社团活动来争取保研名额(二本院校,一个专业只有一个保研名额,竞争很激烈),一开始便把大学、读研这条路理解为了学习及格就行,项目比赛等多余的学习没用,还是要多做学生会活动,大肆的弘扬学习无用论,那你为何又来保研呢?思之令人发笑;有的在上学期间故意做一些出格之事来展示自己不同凡响,所以在偶尔学习时一定要突出自己所谓的”品学兼优”,以此来证明自己是坏学生里最能学的,是学习这群人里最放荡不羁还没有学傻的;有的开始挂科来完整自己的大学;有的开始考研;有的终日吹嘘自己在学习高大上的东西,学会了的好处,却不见一个成果;有的开始倒买倒卖论文;有的开始参加各种课外活动以显示自己的水平,XX国际班,XX国际组织,最后也只是一个人的成果在挂十个人的名字而已;有的开始游戏人生;有的逐步归于平凡;有的趁着大学的黄金学习时间不去上课反而出去当服务员挣一时外快。

我的高中并不是很好,学生质量可见一斑,所以我之前大多数同学的真实写照是这样也不足为奇。我也不敢评价他们的选择正确与否,不能因为和自己走的路不同就去否定他人,人各有志罢了,这也是我不再联系的原因。以上都是我个人的态度,也许你认同,也许你不喜欢,但都要认真的确定自己要走的路,然后认真的走下去。当然也可以悟已往之不谏,知来者之可追;实迷途其未远,觉今是而昨非。

至于我大学的朋友没有之前的同学这么千奇百怪的现象,这里的千奇百怪也只是我认为。因为我的圈子基本在实验室,同班同学都认不全(转专业过来的,人实在认不全),交友限制在了志同道合的人里面。小部分朋友保研成功,大部分朋友考研成功,剩下的对研究生无感的朋友也已找好了不错的工作准备就业。所以对我来说也就很难看到各种千奇百怪的人和三观不同的行为了,反正我也不想看。

不过还是要在毕业之前见几个好朋友,吃顿饭也好,聊天也罢,还是要好好告别。之前有个朋友对我说,研究生毕业就找个人嫁了。现如今大家都是恰同学少年,风华正茂,还是一起玩耍一起吃饭一起跑步的好朋友,想到三年后要嫁为人妻沦为人母,还是些许的难以接受。此去经年,也许三年五载,也许此生不见,莫愁前路无好友,西出阳关后,海内仍然存在其他好友,天涯若比邻。

满纸荒唐,一介狷狂。《曾经我也想过一了百了》——此处应有这首音乐。

明人不说暗话,如果你感觉我写的还可以对你有帮助的话,Could you buy me a yogurt? ,文末也可评分。如果这样不行的话,我,秦始皇,打钱。

欢迎订阅我的文章